您的位置: 阿拉善文学
 

额济纳的美丽与忧伤之五--怪树狰狞

2018-03-12     来源: 阿拉善日报
阿盟新闻

黄聪

  额济纳秋天的热风一点也不逊于春天的沙尘暴,正午的骄阳烤焦了连绵数千里的大漠戈壁,似乎把鞋底也融化了,感受到脚板的抗议。

  这里是一片曾经燃烧过的土地,余热逾千年不散,极速流过的热风摩擦地表的沙粒将它重新点燃,一股股热浪拉散了天边的风景。

  天那边的巴彦宝格德山在烈火中燃烧,把那颗狼心锤炼成钢铁;近在咫尺的巴丹吉林沙漠在火焰中游移,仿若涅槃的凤凰飞舞;曾经水波浩淼的西居延海瞬间蒸发了,滚滚热浪吸起海底的黑沙朝着东方奔去,分不清那边的天与地。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座城。古老,肃穆,辉煌。接着,就看见了一群人。热风拉散了他们的身形,仿佛千军万马的驰骋,又似无数难民向着古城呼唤。似乎,还能听得见金戈铁马的杀伐和颠沛流离的叹息。

  城还是千百年前的那座城,人却一个也没有。

  走近了,才知道那些驰骋飘舞的人群原来是树,流动的热浪扭曲了它们的形态。

  树是死树,苍白的躯干袒露于烈日黄沙之间。

  这是一道让人心悸的风景。

  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想象不出战争有多么的残酷,没有到过额济纳的人想象不出地球这一端的荒凉。

  传说,哈日巴特尔率众突围的时候遭遇明军的伏击。一方退无可退视死如归,一方兵多将广志在必得,两军在黑城外展开激烈的搏杀。战斗从深夜持续到清晨,又从清晨杀到黄昏。哈日巴特尔和他的战士们全部壮烈牺牲。

  传说,这片树林就是哈日巴特尔和他的战士们幻化而成,将军和士兵依旧保持着临死的姿态。有的倒卧在沙丘上,亲吻着故乡的土地;有的被砍掉了头颅,仍然屹立不倒;有的伸展双臂,祈求长生天的保佑;有的依然保持冲锋的姿势,弯刀在头顶飞旋。

  据说,世界上再没有如此怪异的死树林,死得这么彻底,怪得如此奇异,保存得这般完好。

  没有语言可以表达此刻的心情,思想游离在七百多年前的那场杀伐。我相信这片怪树林就是哈日巴特尔和他的战士们的化身。这是一群不屈的死灵魂,数百年间一直在向苍天祷告。

  额济纳秋日的黄昏一点也不逊于春天的明媚。日落西山,天空蓝得如同一枚精雕细磨的碧玉,清且亮,幽而野,润而透。

  这是一片少有人涉足的地方,依然保持着原始的自然风貌。没有飞鸟,不见走兽,不闻虫鸣,更没有人影。白天也曾热闹过,不过是来了一些人,在这静谧的死树林里体味自然的本真,洗涤内心的铅华。

  还有比这里更为安静的地方吗?

  如果允许,我想在这里搭起帐篷,自己动手做一顿简单的晚餐,烧一壶滚烫的浓茶,侧卧在温热的沙坡上,就着落日的余晖,悠然品茗。待到星月同辉,以地当床,把天做被,数天上的繁星至迷离。这样的睡眠想来定然是酣畅的。

  这是一道让人迷恋的风景。

  不曾远足的人永远放不下心底的羁绊,未曾来过额济纳的人也体会不到天人合一的宁静。

  夜,静的让人沉迷。没有沙暴的咆哮,没有烈日的炙烤,也没有尘世的喧嚣。难得的心静啊。

  徜徉在魔幻般的怪树林里,不知道在别人眼里是怎样的风景。

  枯死的胡杨一棵棵静静地守在这里,或立、或伏、或卧,收敛了白日的桀骜和狰狞,仿佛恋家的孩子,依偎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

  仰望天际,夜的黑幕缓缓地铺过来,繁星妆点了夜的璀璨。西边的天际还有一抹亮色,那是白天的留恋。

  朋友的朋友说,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曾经从怪树林拉过几车胡杨树干,千辛万苦运到了某个城市。当烧柴不必费这么大的周折,久历风雨的胡杨木也不能当建材,更不能做家具。他把这些胡杨树干做成了工艺品。

  胡杨木桶算得上是额济纳的一宝,更是馈赠亲友最好的礼物,给居室的主人增添一些文化的气息。

  曾经在距离这里七百多公里的一个都市郊外的露天广场上看见过十多棵枯死的胡杨,给空旷的广场增添一些自然的野趣。城市里已经找不到一处能盛得下清静的净空,也找不到一处能看得见繁星的天幕了。

  郊外,鲜有人驻足,这组胡杨耸立在突兀的巨石旁,伏卧在精修的池塘边,默默地迎送日出月落,经历雨雪风霜。

  我在想,它们应该是有知的,只要我能静下心来聆听,一定能听得到它们无声的交流,流露的必然是对故乡沙漠的思念与渴望。可我却终未能停下忙碌的脚步,哪怕与它们有片刻的依偎。于胡杨,我终究是一匆匆过客,不会在它模糊的年轮里留下任何的印象。

  毫无疑问,这些胡杨全部来自额济纳,来自于河道干涸的怪树林。

  现在已经很难见到如此高大粗壮的胡杨树干了。怪树林的面积逐渐缩小,就如哈日巴特尔精疲力竭的战士们,眼看着战友们在身边一个个地倒下,仍然顽强地搏杀。

  这是家园最后的守护。

  换个角度想,枯死的胡杨被用做园林置景,或者被加工成居室的工艺品,当是废物利用,给它们赋予了新的生命。可心里还是不舍,有些东西还是不要动的好,自然的赠与不可替代,何况举世无双的怪树林。

  不论一草、一木、一石,凡自然之物,总有它存在的道理。

  是怪树林点缀了大漠的荒凉,还是荒凉的大漠成就了怪树林的旷世奇观。

  我宁可相信这些千姿百态的死树就是那些古老英雄们的化身,义无反顾地守护美丽的家园。

  但,这不是事实。胡杨“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仅仅是人们的一个愿望,一个象征,一个精神上的慰藉。

  五六十年前,这里没有怪树林。这里有的是大片的森林和在森林间游弋的驼群、散步的黄羊,还有森林深处牧人家温馨的炊烟与悠扬的长调牧歌。

  那时候风没有今天这么野,地也不似现在这般的荒凉,广袤的沙漠里到处都有茂密的森林,黄羊成群,鹰隼比翼,沙鸡飞起来能遮挡住刺眼的阳光。

  那时候的牧人们还没有意识到潜在的危机。黑河上游开垦的田地越来越多,额济纳河的水流越来越浅,越来越细,最终断流。

  游牧者的脚步可以远走天涯,却带不走日渐枯萎的胡杨。

  于是,这里成了胡杨的坟墓,成了让人警醒的生态纪念碑。

附件列表
  阿拉善日报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阿拉善日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 阿拉善日报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阿拉善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阿拉善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83-8770568。
我也来说两句: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匿名发表
<返回频道首页>
 
   国内新闻
  · 铁路今日迎新一轮大调图:昆明至北 ...
  · 食药监总局:加大对农兽药残留等的 ...
  · 西藏官方保障草原生态 拨逾百亿元奖...
  · 首次全国地理国情普查完成
  · 零下十几度 消防战士营救落水轿车致...
  · 黄河上中下游先后出现流凌 累计封河...
  · 人社部:上调养老金已发放到位 1亿 ...
  · 人社部:30个省份医保可省内“漫游”
   最新报道


我盟举办2018年“春风行动”招聘会


阿左旗开展庆“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暨 ...


开春第一剪为全年绿化养护打基础


阿右旗戏曲协会正月里来好戏连台
   百姓生活
·乌云苏依拉获“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荣 ...
·学雷锋重在精神贵在坚持
·贾晓丹:“牧羊女”放下羊鞭当老板
·我盟争取315万元中央旅游发展基金,将用...
·王雪莲:为书找人,为人找书,最大限度 ...
·指示牌遭“破相”
·大漠之花 馥郁芬芳
·外卖小哥陶永斌的送餐路
·郝鸿高老人与他的电影“博物馆”
·应逐步完善城市客运模式
·巴彦浩特这位老人把电影“博物馆”开在家中
·巴彦浩特元宵节精彩内容早知道! 节目、...
   法制新闻
·亲历者:全镇摇了一下 现场下起“泥巴雨...
·央视曝光杭州过期食品原料 相关部门突查...
·男子绑架孩子敲诈钱财 隐姓埋名潜逃三年...
·最高检:“另案处理”久侦不决可向公安 ...
·一套房屋过户两次 房产部门审核不严被判...
·部分父母参与拐卖亲生儿 网络贩婴案面临...
·政协委员吁食品安全法配套标准体系亟待完善
·夫妻两人被撞司机逃逸 街头倒地10分钟无...
·调查称女性犯罪人文化程度较低 多涉黄赌...
·男子爬防盗窗入室盗窃因太胖被卡住 称是...
·专家建议基层民警不必平时配枪 处突情况...
·公安部:29地公安机关摧毁440余侵财犯罪...
   农牧新闻
·巴润别立镇特邀敖长金教授举办沙葱产业 ...
·阿左旗实施五大领域科技创新工程
·阿左旗举办农作物种子农药法律法规培训班
·达来呼布镇结合小反刍兽疫开展集中免疫
·小温棚承载大梦想
·腾格里开发区积极防预“小反刍兽疫”
·科技引领百姓致富路
·阿右旗组织养驼户赴唐山学习交流
·自制喂奶器 方便喂小羊
·科技特派员——农民致富的好帮手
·干好本职工作 服务广大农民
·促进农民增收致富得民合作社玉米烘干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