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拉善文学
 

茂密的扎干林

2017-09-10     来源: 阿拉善日报
阿盟新闻

□ 黄聪

  每年春天我和金花都要在扎干林里住上一两个月,直到草场上的苁蓉都叫我们摸捞尽了才搬回镇上。挖苁蓉是金花的事,我在草场和镇子之间来回跑,我的主要工作是在镇上和沙漠里收购苁蓉。这些年有了些积蓄,和镇上几家金融单位的关系处的也好,贷出个几十万块钱不是什么难事,所以,这些年小镇周围牧民家的苁蓉大多叫我收购转销了。我在镇上也算一号人物,我的土特产店在地方上也是挂了号的。

  我寻到了金花,她找到苁蓉了,跪在地上掏挖,沙坑里露出两苗灰白的苁蓉头。

  才挖着一坑?我刚才在北边就看着三坑顶缝子的。

  挖上没?深不深?

  没挖,我的东西啥时候挖都行。

  我点了支烟,侧躺在沙地上看着金花挖苁蓉。

  碰上了就得挖,操心叫骑摩托的挖走了,每年这个时候骑摩托挖苁蓉锁阳的太多了……怪了,今天咋没看着有人来?你撵踪咋撵下了?

  我就等他们来呢,我估谋着今天肯定有人来,今天星期六。我数了下,挖掉四坑,有一坑还挺大的,前年我挖过,光那一坑就有二十来斤。

  叫人家摸着道道以后就不好管了,我们扎干林里有苁蓉外人还不知道呢。

  这两天我哪都不走,就等他们来,看我不收拾他们。

  你那个怂脾气不好,动不动就上火,见着了不要尽冒傻气,少得罪人,家里那么多的家当,不要让人惦记了。

  我知道,听起来我真傻啦,我答应金花。

  一边说着话,金花从坑里提出两根尺把长的苁蓉。你看看,水苍苍的,多喜人。

  你就好好挖吧,今年苁蓉比往年多。你就在跟前找,我过去那边小扎干林里头看看我们种的苁蓉。

  碰着苁蓉就挖上,别再找不着了,金花叮嘱。

  我答应一声朝西边走去。

  挖苁蓉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仅要有丰富的经验,还得有十分的耐心,还要有几分运气。有的人在沙漠里转上几天也未必有收获,有的人一天就可能有上千块钱的收入,熟悉沙漠的人才能有最大的收获,即便我这个最会挖苁蓉的也有放空趟的时候。不过我们从不会因为一两回的空趟而沮丧,第二天照样满怀希望地在扎干底下寻找,运气总是眷顾执着的人。

  这片扎干林是我草库伦的核心,向西走个三四里路就到了原生林的边缘。铁丝网围外头主要的植物还是扎干,只是比里边的要稀疏些,也矮小的多,是一片次生林,自然生长的苁蓉很少,只株也小,是我跟林业局要来的公益林,扎干多是金花领人种下的。扎干命贱,栽苗浇一次水就能成活。起初我并不看好这里,在我争取来苁蓉种植基地的项目后这片扎干林就派上了用场,我把自己的草场全都圈在了苁蓉种植基地里,用项目拨给的铁丝网围把自家的草场全都围了起来,金花不辞劳苦地种下了苁蓉种子。那年是人工种下苁蓉的第三年,到长成的时候了。我们种植的扎干苗成活率在百分之八十左右,对沙漠绿化也算做了些贡献,为此我还得了旗上的几个奖。

  次生林还没有长成,正是春天好时候,繁茂的枝条上冒出无数嫩绿的针叶,一丛丛,一簇簇,显得郁郁葱葱,不似原生林那般森然,给人蓬勃向上心旷神怡的舒适。绕着扎干丛仔细地寻找,我记得苁蓉种植的具体地方,我的苁蓉都是顺着扎干相同方向种下的,知道了这个规律就很容易找到苁蓉了。我仔细地端详着,苁蓉还没有出头的意思,沙地上看不出一点端倪。用锹轻轻地铲去一层沙子,然后丢掉锹跪下来两手小心地刨。看到了,几苗嫩白的苁蓉蛰伏在沙地里,不是很粗,头离地面还有半尺多的距离,出的晚了,我判断出头还得个二三十天。又挖了几坑,大致情况差不多,我舒心地笑了,让它们再长几天吧。

  在周围的扎干林里巡视了一大圈,跟前邻居家的草库伦里也有人开始转悠了,才开始挖苁蓉没几天,多多少少都有些收获。我和他们打个招呼聊聊天,再三叮嘱不能让外面的人进草库伦挖苁蓉,有人进来了互相通个气,大伙儿一起把他们赶出去。

  挖苁蓉并不轻松,整天低着头绕着扎干一圈一圈地转,最费眼睛。尤其是现在苁蓉还没有出头的时候,地上的小裂缝很难发现,不得不猫着腰仔细地寻找。即便是出了头的苁蓉也不容易发现,灰白的苁蓉头和干燥的骆驼粪便颜色很相似,沙漠里到处是这样的牲口粪便,由而增加了寻找的难度,性子急躁的人很难有收获。

  草场都划分给个人了,我并不急于去找自己熟悉的老坑,自家草场上的东西,什么时候收都可以,就让它们多长几天吧。这几天的主要工作是看护好自家的草库伦,不让闲人把苁蓉偷挖了去。不光是镇上的一些闲人,有些牧民自家草场上没有扎干,瞅空子就去别人家的扎干林里挖苁蓉,都是一个嘎查的熟人,也不好意思说他,有的人就变本加厉地住在扎干林里疯狂地找挖,他们的收获有时候比草场主人的还要好。主人早出晚归总要回家,他们可是驮着帐篷住在扎干林里。这些人最是可恶,都是一样的牧民,谁家草场自有他独到的益处,干啥跑去争人家草场上的资源?别人把牲口赶去你的草场上放牧行不行?我就是这样靠挖人家草场上的苁蓉起家的,现在草场划归个人了,我反而痛恨这种行为。不过,这不是自我反省,此一时彼一时,条件不一样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和态度也不一样。村委会上我一再强调各家看护好各自的草场,不能让任何人去别人家的草场上搞破坏。话是这么说了,人家能不能听得进去,我心里也没底,对于我的牧民们来说,春天挖苁蓉是一项主要的收入,谁的眼睛都盯着那些扎干林,尤其是我这块原生林,苁蓉产量高,质量也好,由而就更让人惦记。

  转悠了一上午,挖了两坑苁蓉,十几斤重吧,我的心情很好,差不多有二百来块钱入账了。虽然还是春天,沙漠的太阳却有些毒,扎干空隙间的沙地反射太阳的光芒,白的刺眼,眼睛有些酸涩。我走上最高的那道沙梁,茂密的扎干林尽收眼底,苍莽幽深,远处的沙漠像是长在水里,在水面上奔跑。这就是我的草场,这在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回想过去的艰难,不由生出几分感慨。抬头看看太阳,是中午了,金花肯定在做饭了,往回走吧,走到了饭也就熟了。

  刚刚端上饭碗,隐隐听到一阵摩托车声,来了,我放下饭碗出去看。

  怕是你听混了,我咋没听着?金花说。

  你出来听,不是摩托车才怪,人还不少哪。

  可能是谁家羊群上的吧。

  你听你听,朝这边来了,肯定就是挖了我们苁蓉的那一伙人。

  那你赶紧吃饭,吃了饭就去把他们挡回去。

  狗日的,先让他们红火的,敢挖我的苁蓉,不教训一下你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静谧的扎干林里突然热闹起来,不时响起欢快的笑语。我朝着人声喧哗的方向走去,远远地看见几个年轻人在扎干林里互相追逐,嘻嘻哈哈地闹在一起。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些人来这里干啥,跑扎干林里捉迷藏玩儿来了?四五辆摩托车停放在一块空地上,一棵高大的扎干底下,沙地上铺着一块鲜艳的床单,几个年轻人懒散地躺靠在那里,中间堆了许多食品和啤酒饮料,还有几个人在不远处玩耍。

  你们是干什么的?我问。

  咋了,不能来?躺着的一个小伙子抬起头,坐直了身体反问,语气有些冲。

  我讨厌他这样说话,瞪了他一眼,不是来挖苁蓉的?

  咋了,不能挖?愣头青小伙子还是这样直刺刺地反问,有些挑衅的味道。

  不能挖,我注视着他,这是我的草场,你们干啥来了?

  玩玩,不行吗?小伙子站起来,身边的人拉他衣袖,被他甩开了。听到这里的争执,那边玩耍的几个年轻人也围了过来。

  你这人说话咋这么冲?我皱了眉头。

  我就这么冲,你想咋样?小伙子挑衅地说。几个人赶紧挡在他前面,两个姑娘拦在我前面,大哥,我们就是来玩了,没想到沙漠里还有森林,太好玩了,我们是顺着小路误打误撞到这里来的,不知道是你的……草场,咯咯……大哥,我们可没拿你什么东西。

  小姑娘边说边笑,模样很可爱,我还是板着脸说,出来玩带锹干啥?

  大哥,我们还想着挖锁阳呢,谁知道沙漠里还有人看护,那我们就不挖了。另一个姑娘说。

  少跟他啰嗦,啥事情嘛,还管到天上了,看他能把我们咋样。那个小伙子嘴不饶人。

  我盯着小伙子看一阵,他也不示弱,盯着我看,一副死杠的神气。姑娘们怕出事,赶紧和我说,对不起大哥,他酒喝多了,说胡话呢,我们现在就走。

  我朝他们挨个瞅瞅,看他们紧张的样子不由好笑,你们玩吧,锁阳可以挖,就是不能挖苁蓉也不能点火,南边的那个房子跟前有水井。说罢,我转身离开。我听到女孩子们耶——地叫唤,心里舒畅了许多。这帮闲人,不在镇上好好呆着,跑沙窝里找刺激?虽然那个小伙子说话有些冲,但我已经判断出他们不是来挖苁蓉的,就让他们好好玩吧,沙窝里也是有些安静了,连毛头丫头都说这里好,看来这片扎干林还挺吸引人的。

  我回去和金花说了那伙人的事,金花反而有些生气,还把他们牛逼的,还想干啥,还想打人哪?说的是不挖苁蓉,谁知道,碰上了还有不挖的道理,谁还不知道苁蓉值钱。不行,我得去把他们赶走,别让他们盯下了经常来。

  快算了,哪有那么多的事情,看他们带的那个锹也不是挖苁蓉的家具,小锹头,锹把还没有一胳膊长,铲个屎还差不多。让他们玩去,看着些别让点火就行了。我说。 (十八)

附件列表
  阿拉善日报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阿拉善日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 阿拉善日报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阿拉善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阿拉善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83-8770568。
我也来说两句: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匿名发表
<返回频道首页>
 
   国内新闻
  · 铁路今日迎新一轮大调图:昆明至北 ...
  · 食药监总局:加大对农兽药残留等的 ...
  · 西藏官方保障草原生态 拨逾百亿元奖...
  · 首次全国地理国情普查完成
  · 零下十几度 消防战士营救落水轿车致...
  · 黄河上中下游先后出现流凌 累计封河...
  · 人社部:上调养老金已发放到位 1亿 ...
  · 人社部:30个省份医保可省内“漫游”
   最新报道


居延海湿地首次开展空中无人机生态实景采录


一堂生动的廉政党课


旅游小火车开进胡杨林


阿左旗举行百人旗袍秀活动
   百姓生活
·阿拉善中小学生启用“部编”新教材
·关注“毛细血管”城市才会美丽
·巴彦浩特供热报停开始
·上海车友沙漠被困 民警深夜倾力相救
·我盟夏粮收购结束 小麦产量略有下降
·文化墙“受伤”
·我与孩子共同成长
·走出象牙塔 “95后”毕业生迈入人生新舞台
·银匠——呼格吉勒图
·阿盟一中校园交响乐奏起
·搏击!国内外50名拳手齐聚阿拉善
·石先生的烦心事:过了五年质保期限 房屋...
   法制新闻
·亲历者:全镇摇了一下 现场下起“泥巴雨...
·央视曝光杭州过期食品原料 相关部门突查...
·男子绑架孩子敲诈钱财 隐姓埋名潜逃三年...
·最高检:“另案处理”久侦不决可向公安 ...
·一套房屋过户两次 房产部门审核不严被判...
·部分父母参与拐卖亲生儿 网络贩婴案面临...
·政协委员吁食品安全法配套标准体系亟待完善
·夫妻两人被撞司机逃逸 街头倒地10分钟无...
·调查称女性犯罪人文化程度较低 多涉黄赌...
·男子爬防盗窗入室盗窃因太胖被卡住 称是...
·专家建议基层民警不必平时配枪 处突情况...
·公安部:29地公安机关摧毁440余侵财犯罪...
   农牧新闻
·巴润别立镇特邀敖长金教授举办沙葱产业 ...
·阿左旗实施五大领域科技创新工程
·阿左旗举办农作物种子农药法律法规培训班
·达来呼布镇结合小反刍兽疫开展集中免疫
·小温棚承载大梦想
·腾格里开发区积极防预“小反刍兽疫”
·科技引领百姓致富路
·阿右旗组织养驼户赴唐山学习交流
·自制喂奶器 方便喂小羊
·科技特派员——农民致富的好帮手
·干好本职工作 服务广大农民
·促进农民增收致富得民合作社玉米烘干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