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前世的灯

来源:    更新时间:2019-11-07 17:57

阿拉善的民间博物馆里,隔着一面透明的玻璃,我与一盏灯两两相望。

  不知是它先看见了我,还是我先看见了它,我们两个像是相识了千年那么久,只静静对望着,就有无限的温情在我们之间流淌,像一条寂静的河,在深深的谷底流。

  我想,它一定是我前世的老友,才会穿越轮回与时光的流转,在这里等候我,与我诉一场千年的离殇。

  隔着冰冷的玻璃,我伸出手,抚摸虚空,像是在抚摸灯盏冰冷的身体一样。我期望从这冰冷里,摸出些火热的气息,就像火焰一样,一点点烧热这冰冷的空气。思想一旦开闸,就犹如洪水一样势不可挡,我对这盏灯的渴望,随时间流逝愈发浓烈,逐渐变成一股浓稠的气,缓缓注入灯的内部。

  我的心中装进了一盏灯,它长久地亮着,像一只小小的萤火虫,提着星点光亮,飞进了我的人生。于是我在这个午后前来拜访它,因着千年的守候,因着前世的夙愿,来圆一场旧时的烟梦。

  拜访这盏灯的渴望,如流水穿坝,一发而不可收拾。

  灯是普通的风灯,灯油耗尽,灯壁黢黑,灯罩冰冷,生硬得仿佛一块未经打磨的玉,在包浆下迟钝地沉默着。我的乡土记忆驱使我来到这里,那是一种执念,它使我念念不忘,夜夜回想,日日思念,而后才有了这一次偶遇。

  转山转水转佛塔,走了八千里路,却在家门口遇到了这盏灯,它是深山里的得道高僧,而我是红尘一粒凡夫俗子,今后的日日夜夜,我都要靠它来渡,渡我出红尘,渡我过余生。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在独自欢喜的时刻,遇到了想见的人。我的一丝善念在遥远的千年后开出了一朵花,结出了一枚善意的果,顺着植物的藤蔓向上爬,是抽丝剥茧的前世今生。

  微茫的夜色里,我站在距离灯盏一步之遥的地方,闭目养神。微晕的灯光下,我的影子被光影裁剪成千丝万缕,一点一点填进灯芯里去,做灯光的引子。

  把灯盏举高,把灵魂举高,把呼吸举高,站在斗室之内,沉沉地喘息,灯盏啊灯盏,它只是站在方圆之外,静静地看我,看我这个太过年轻的生命,如何在它面前自惭形秽。

  灯光莹莹,化为蝴蝶,在灯盏里飞进飞出,灯光指引我,回到时光之内。我看见灯光里有飞扬的马尾,有哒哒的马蹄,有女子娇俏地笑,有男子英武的脸,还有一丝豪情,一点爱恋,以及踏花归来马蹄香的幽微。

  风吹来,灯光纷纷坠落,回到灯盏之内,那些美丽的、纯净的、丰富的故事,都化为灯盏外的景象,一遍遍徘徊,不愿离去。

  周身升起的尘雾和香灰,将灯盏包裹在内,没人注意,灯盏曾长久地站在桌案之上,注视人间的疾苦忧愁,它的欣喜与伤悲,从未被人重视,直到百年之后,才有一个人期期艾艾地前来伏法认罪,刺字画押,甘愿被它流放于千里之外。

  灯盏熄灭,它光芒未及的地方,是我摇晃的身影,我要将自己完全献给灯盏,才能获得最后的救赎。

  一匹马归来,停在灯盏近旁,马上的人肆意张扬,笑声爽朗,他一把提起灯盏,向着无限黑暗里奔去。原来灯盏也是走遍千山万水之人,即使没有万水,也有千里戈壁和千里大漠供它玩赏,那些坚硬的、倔强的情感和故事,都成为了它的子民。

  把灯盏举高,把肩头举高,把唇齿举高,看这一豆灯光如何穿越千年的光阴,在沉默中进发,如何若无其事地照亮千年之后的人。

  雨夜里,微风下,阳光中,灯盏的阴影一再改变,骄傲如英雄,娇媚如少女,都要一盏灯来刻画形象,没有这盏灯,所有的故事都将成为剪影,没有起承转合的余地。

  戈壁是一片海,需要一盏灯来照亮蒙昧,最好那灯盏有剑一样锋利的光,划破暗夜里的猜测和四处切切的私语,叫一切荒谬和愚昧无所遁形。推开摇曳的海,灯盏在戈壁上游走,所有的故事都被口耳相传,被复述,被一遍遍拆解、重组、修饰。

  骑士一身风雪,站在城外眺望家乡,他在渴望一盏灯的光亮,渴望家中母亲的拥抱,渴望娇妻幼子的亲吻。此时此刻,风雪浓重,唯有一盏灯可以给予他安慰。

  月亮沉睡了,飞鸟沉睡了,号角声沉睡了,那都不要紧,要紧的是,还有一盏灯亮着。它是雪夜的眼睛,在暗处灼灼发光。

  炊烟是绵密的,家乡的歌是绵密的,灯盏却是疼痛的,一下一下,敲打在游子脆弱的心上,刻意营造的疼痛,使炊烟与故土同时动荡,不安的人群被灯光驱逐,游离在天涯之外。

  把灯盏举高,把躯体举高,把满眼的灰烬举高,面对千里戈壁的广袤与宏大。

  生活是陈旧的,灯盏却不是,每亮起一次,它的生命就由内而外重生一次,我由这灯光的广大里,寻找全新的自我与高尚。当脚步被流血流火流水的大地囚禁时,唯有灯盏能够带你去往你想去的地方,那里鲜花盛开、外籁俱在,令人心安。

  有灯盏的地方就没有孤岛,世间万物都可经由一盏灯连通,疾苦与温饱,饥肠与酒囊,庸碌与情怀,原来都是相通的,其间有一盏灯,忽明忽暗。

  这是大地上最后的村庄,孤魂暗影都可在灯盏下聚集,这是大地上唯一的村庄,飘飘浮浮,悠悠荡荡,却始终亮起一丝烟火,供幽魂前来归附。

  当太阳落山的时候,黑夜被搭上弓弦,箭一样射出去。随之而去的还有灯盏,它带着烛火最热处,射向黑暗。自此后,黑夜不需要辩解与剖白,只要轻轻晃动灯盏,就有无数白天从灰烬中升起,缭绕在戈壁上。孤鸿叫了一声,灯盏回过头来,凝望深渊。深渊就深渊回响,灯盏就灯盏回响,心事瞬间变得久远悠长。

  灯一直亮到天荒地老,亮到海枯石烂,而我还站着,在无人诵读的夜诵读黑暗,那参差的语句,那错落的诗行,那长短不一的气息,在无边的黑暗里盛开。

  灯盏啊灯盏,它是我前世的光,照亮我今生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