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和硕特史略

来源:    更新时间:2019-11-07 17:52

阿拉善地区为历代北方游牧民族放牧生息之地。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大漠南北,长城内外的各族人民在友好往来、经贸交流和彼此融合的过程中,形成了纵贯东西、横跨南北、沟通中亚、连接西域的草原“丝绸北道”,“居延”就是这条交通线的枢纽;戈壁绿洲、瀚海沙漠、古郡重镇、关隘要塞、城堡烽燧、居延汉简,构成了阿拉善地区丰富多彩、威武雄壮的历史画卷和独特的历史文化。

10701433_968765.jpg

 

  美丽的和硕特服饰

  阿拉善悠久的历史,孕育了灿烂的古代文明。居延地区由于其在军事上的重要地位,历代都把它作为战略要地来开发建设,使居延地区成为中国古代北方的昌盛之地。也使古居延与古罗布泊、古楼兰一样,在古丝绸之道上熠熠生辉。

  汉代是居延地区的创基和空前发展时期。自从公元前121年霍去病大败匈奴、收复河西后,汉武帝为了保卫河西走廊的安全,开始大规模开发营建居延。公元前102年,“益发戍甲卒十八万,酒泉、张掖北置居延、休屠,以卫酒泉”。同年筑居延城,并派强驽都尉路博德,屯守居延,修汉长城,大规模地修筑障塞、烽燧,以遮断匈奴进入河西的道路,史称“遮虏障”。它以居延城为中心,南达河西走廊北山之一的合黎山(合黎山、龙首山合称北山,祁连山称南山),由北入蒙古,再向东,在内蒙古自治区乌拉特后旗北与汉光禄塞墙连接。形成了中国古代居延地区以汉长城为主体,烽燧、亭障互助配置,有机结合的森严的防御体系。

  为了解决戍边将士的粮食问题,汉王朝还在居延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屯田活动。居延屯田主要是军屯,汉末曹魏时期又出现了民屯。据出土汉简记载,在汉武帝征和(公元前92——89年)年间,居延屯田区已设立专职屯田的“农亭长”,由张掖太守总负其责。当时的农田区分布在破城子以东,殄北塞以南,京斯图淖尔以西的广大区域内,弱水河穿流期间。古代屯田者在河两边挖修了许多条纵横交错的渠道从事灌溉。据卫星拍摄的照片和实地勘测,古代居延屯田的面积达60万亩之巨。此后各个历史时期居延地区的屯田都没有超过汉代的规模。经过汉代近三个世纪的垦殖开发,居延地区出现了人口众多、商贸兴旺的繁荣景象。阿拉善历史上农耕种植业的历史就从这时开始。在贺兰山、曼德拉山有大量刻制精美、绚丽多彩的岩画,生动真实地反映了古代游牧民族的生产、生活情况和宗教信仰。在额济纳黑城文化区,存有许多汉代烽燧、城堡等古遗址,出土了大量的“居延汉简”和元代、西夏文物,具有很高的学术和史料价值,受到了国内外学术界的重视。

  建于1730年的定远营,是阿拉善旗的旗府所在地,相传此处系东汉时班超的驻地,因班超被封为定远侯,故名之。康熙四十一年(公元1702年),札萨克阿宝被选为驸马,康熙皇帝将其侄女(庄亲王博果铎之女,封多罗郡主)指嫁于阿宝,第二年阿宝与多罗郡主成婚,康熙皇帝特于京城内赐府第,并命其为御前行走。以后清王朝与阿拉善和硕特蒙古的这种姻亲关系延续了下来,先后有12位皇室宗亲的公主嫁给了阿拉善和硕特的历代亲王。定远营由此也引进了城的先进文化,促进了这一地区游牧文化向都市文化、商业文化的迅速嬗变。王府建筑仿北京宫殿式样,画栋雕梁,古雅精致,旗内官吏平民以及喇嘛,纷纷仿效京城建筑和京城生活方式,在定远营形成一个特立于塞外的京城风格的市镇区。经过近200年的发展,定远营呈现出一派建筑典雅、京味浓厚,客店云集、商贸发达的繁荣景象,被外界誉为“小北京”。

  因躲避准噶尔部的欺凌而被迫迁至伏尔加河流域的土尔扈特部,身处异域,心念祖国,1698年阿拉布珠尔率部500人回归,成为全面回归的先驱。73年后(1771年),渥巴锡率土尔扈特部,历经长途跋涉,冲破沙俄军队的围追堵截,不惜付出重大牺牲,全部回归祖国,这一史诗般的壮举,以其雄伟悲壮而震惊世界,永垂青史。

  1949年夏,德穆楚克栋鲁普(德王)一伙窜到阿拉善,策划成立“西蒙自治政府”,妄图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对抗,并诱劝阿拉善旗札萨克达理札雅出逃,遭到达理札雅的拒绝。1949年9月23日和9月27日,阿拉善旗札萨克——达理札雅、额济纳旗札萨克——塔旺加布,分别致电毛主席、朱总司令和19兵团,宣布与国民党政府脱离关系,接受人民政府的领导,实现了阿拉善的和平解放。

  以贺兰山西麓的延福寺、福音寺、广宗寺为代表的阿拉善召庙,记录和保存了阿拉善地区丰富完整的佛教文化,并成为人们旅游观光的风景名胜。和硕特、土尔扈特蒙古族的长调民歌、舞蹈、器乐、宗教和那达慕等文化艺术,形成了瑰丽的民族文化宝库。

  阿拉善各族人民不仅以辛勤的劳动开发建设边疆,创造了灿烂的文化和悠久的历史,同时还用自己的热血谱写了爱国主义的光辉篇章,在维护祖国统一、反对封建统治和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中,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